体育彩票排列3
 首頁 > 新聞資訊 > 媒體報道
使用幫助】【發表新文章

從山東到北京的往返路——單應桂的從藝之旅

http://www.io1x.com  2019.03.28 23:19  來源:美術報 發表評論(0)

單應桂 課堂作業(工筆重彩)
67×49cm 1960年

  1949年,剛從濟南女子師范學校畢業的單應桂來到山東新華書店編輯部成為了一名美術編輯,同其他年輕干部一起,為新中國的文化事業注入了新鮮血液。隨著國家秩序逐步穩定和各所大學的正常招生,周恩來總理于1956年提出,新中國的年輕干部也應享有繼續學習的機會,且各單位不得阻攔年輕干部的深造學習。這對于已經工作了7年的單應桂來說是一個莫大的好消息,她立即報名參加考試。一方面,單位對單應桂的高考想法表示歡迎,另一方面,作為當年不可多得的優秀人才,單位還是希望她能留下來。

  作出決定的單應桂抓緊補習了整個高中階段的課程。當年,教育部支持各個中學開設針對高考的補習班,有兩所學校對山東考生的影響比較大——中央美院和浙江美院(現中國美術學院)。對于這兩所學校的選擇,還有件軼事:起初單應桂對浙江美院的筆意墨韻有所動心,便向分配至山東的浙美學生打聽情況,浙美的學生說:“浙江那邊太熱啦!我睡覺都把蚊帳掛在外面的雙杠上,然后在下面鋪上涼席睡,熱了就去沖涼回來繼續睡。”單應桂是土生土長的北方人,聽到這些自然認為無法忍受,于是,就因為害怕南方的炎熱酷暑而選擇了中央美院。這選擇看似無意,卻對單應桂的藝術發展產生了極為深刻的影響。

  學校對于學生的考試選拔十分嚴肅認真,不論是普通學生還是像單應桂這樣的調干生,一律一視同仁,沒有優惠與特權。文化課考試除了數學和外語,其他的都需要考查:歷史、地理……此外,藝術考試形式也與現今相似,考試科目均為素描、速寫、創作。創作方面既可作獨幅畫作,亦可為小說作插圖。單應桂在創作中選擇了后者,為《小二黑結婚》作了插圖。

  收到錄取通知書時,里面還帶有一張團委與學生會聯名撰寫的祝賀信,以表示對新同學入學的歡迎。那時央美的學子中既有地位顯赫人士的子女,也有各黨派人員的子女,單應桂看到祝賀信感到很暖心。在學校里,大家都著重于統戰團結,學習環境很純凈,沒有階級斗爭,也沒有對家境出身的過分關注。專業能力優秀、思想態度端正的單應桂在入學后,順利當選了團支部書記直到畢業。在單應桂眼里,中央美院是一個欣欣向榮、團結統一的大家庭,學校師生對待自己熱愛的繪畫藝術都懷著嚴謹認真的態度。

  單應桂在央美讀書時,班里一共有11名學生——除了兩位是從高中升上來的,其他都是與單應桂一樣的調干生,以報社、出版社的年輕干部居多,因為是美工出身,大家也有一定的繪畫基礎。國家重視對人才的培養,對調干生也有相應的助學金支持。根據單位級別的不同,助學金也不盡相同。單應桂的助學金有29元,她當時的伙食費只需要12元,除此之外,畫材、實習,甚至畢業創作的經費都由學校和院系提供。

  單應桂剛入學時所在的彩墨畫系第二年才更名為中國畫系,從地方來到首都的單應桂,被央美的教育模式所震撼:走廊陳列著的全都是老師的范畫原作,供學生臨摹學習。葉淺予先生曾創造性地用高染法繪制肖像畫,大家都覺得新鮮獨特,于是葉先生就將畫作掛于走廊之中供大家欣賞學習。不只是老師的作品,學生們的好作品也會掛在墻上供大家參考——這種做法被稱為“趴墻”。除了“趴墻”,上臨摹課時,李可染先生也會展示原作以供學生臨習。長此以往,學校中的師生關系和諧融洽、相互信任。學生對老師們的崇敬總是放在第一位——李苦禪先生在出版第一本畫冊時,學院里的學生甚至都會對著老師的作品作揖。單應桂在這種濃厚的藝術氛圍中感到了深深的幸福感和歸屬感,后于2014年創作了《李可染》、《葉淺予》、《蔣兆和》、《李苦禪》四位老師的肖像畫以表達對老師們的懷念與感激。

  那時央美教學不僅重視課堂中的學習,還通過豐富的業余生活提升學生們對藝術的理解和感悟。學生會曾邀請謝添、陳強等表演大家來校參演聯歡會,謝添先生借助一頂禮帽迅速地轉換面部表情,人物的善惡形象通過面部表情的變化生動地表現出來,讓學生們能夠通過對面部肌肉直接的觀察來加深創作中對人物肖像的理解,打破了固化的臨摹。不僅如此,還有通過真實人物組合來表現油畫中人物形象的活動:如列賓的作品《蜻蜓》,就由學校一位年輕的女老師來扮演畫中的人物,通過舞臺的燈光和道具的組合,使得學生對作品的光感和色彩有了更強烈的感受。那時的學習氛圍是濃烈的,雖然政治活動動蕩,但是學校的學生卻是完全沉浸在對藝術的追求之中。現今的藝術高校在教學中已逐漸忽視了這份藝術教育的共通性,單應桂認為要想找回這些教學方式,還需要整個教育系統的配合,包括團委、行政以及學生會的配合等等。

  1961年,單應桂以優異的成績從中央美術學院畢業,并分配至中央工藝美術學院任教。一年后,出于對家鄉民間風土人情的熱愛與思念,單應桂回到故土,任教于山東藝術學院,秉承著對中國美術事業發展做貢獻的信念,從教40年間,培養出大批優秀學生。

  如今,已是養頤之年的單應桂仍未放下畫筆,依舊積極地為中國傳統民間文化的傳承和發揚做貢獻,尤其對于傳統年畫方面有著深入的研究。與此同時,單應桂也在密切關注著中國美術教育事業的發展。


  】【關閉
 


  • 相關畫家 

網友評論 共有 0 個關于本文章的評論信息
內 容:


体育彩票排列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