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排列3
 首頁 > 新聞資訊 > 展館動態
使用幫助】【發表新文章

“新藝術史”展覽的爭議與提示

http://www.io1x.com  2019.03.28 23:24  來源:美術報 發表評論(0)
“新藝術史:2000-2018中國當代藝術”展覽現場

  3月9日,“新藝術史:中國當代藝術2000-2018”展覽在銀川當代美術館啟幕。該展覽未呈現之前就早已引起爭議。

  如何書寫當下

  展覽的名稱——“新藝術史”——一出現便引起了極大的爭議,從名字上看,這是一個書寫藝術史的展覽,而且是要為剛剛發生的當代藝術著書立說,這很容易會被解讀為“權力榜”和“話語權”,而背后的實質是如何書寫當下歷史的問題。在藝術史研究的各種方法中,研究越早的歷史越能體現研究的價值,也相對“安全”,法國年鑒派強調50年的距離是研究的基本時間線。對剛剛發生的“昨天”進行歷史性的總結,充滿了危險性:一是塵埃還未落定,二是陷于人情世故的糾葛,三是客觀準確性無法保證。但也有學者強調“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當代人書寫當代史”,與傳統歷史學研究方法中的“距離感”與“準確性”不同,這種當代史的寫作主張強調“現場感”與“鮮活性”。這種“現場感”和“鮮活性”的文本無疑成為后代人進行歷史研究時最有價值的。

  是藝術史還是藝術批評

  在3月9日上午舉行的“21世紀中國藝術2000-2018”學術論壇中,學者王端廷的觀點引起了大家的關注,他試圖理清藝術史與藝術批評在當下的關系,王端廷認為“同代人的藝術書寫只能是藝術批評,不能算是藝術史,從本質上說,藝術批評和藝術史的功能和目的都是一樣的,二者都是專業書寫者基于特定的價值觀,采用某些有效的書寫方法,對已經出現的藝術家、藝術作品和藝術現象做出的事實判斷和價值判斷。二者的差別主要體現在真實性和客觀性兩個方面。藝術批評是發現藝術價值,藝術史是確認藝術價值。對于藝術和藝術家而言,藝術批評是做加法,藝術史是做減法。”

  王端廷的發言雖然對藝術史和藝術批評在名稱上做出了明確的區別,但混淆了區分兩者的標準,僅僅用“同代人”作為判斷的依據顯然是不妥當的,如何判斷當下、分析語境,以獲取更客觀理性的觀點和論據,是藝術史寫作者的基本功,換言之,是藝術史還是藝術批評,應當以寫作的歷史價值和體例來判斷,而非簡單以作者是否同代來區分。除此之外,還有兩點是值得討論的,首先如何站在歷史的角度來反觀當下?這是歷史存在的問題。在歷史研究中,作為歷史資料的重要組成部分是當代人對當代人的書寫。其次,藝術批評何以成為歷史,這是歷史選擇的問題。不管是藝術史還是藝術批評,可以成為藝術史書寫的“非同代人”如何選擇“同代人”做出的藝術批評,將會是“同代人”不得而知的,“同代人”對“非同代人”藝術史書寫的最大貢獻便是其在藝術發展進程中的書寫工作。

  “新藝術史”還是一種研究方法

  “新藝術史”除了字面含義以外,它也是一種藝術史研究中的重要方法,陳平在《西方美術史學史》一書中提到,“自20世紀七八十年代以后,在后現代主義思潮的影響下,歐美的大學里一批不滿于傳統美術史研究現狀的年輕美術史家,開始反思學科的歷史,并引入了其他人文學科的方法與視角來研究美術史,于是出現了一股‘新藝術史’思潮。‘新藝術史’(New Art History)不是指單一的理論派別,而是一個方便的標題,將種種新出現的美術史理論和方法包括在一起。”同時他還提到“‘新藝術史’有兩個最明顯的傾向,一是對藝術社會學感興趣,二是強調理論的重要性。”能否將“新藝術史”研究方法與“新藝術史”展覽名稱合二為一,有待商榷。但進入21世紀以后,在對當代藝術的書寫中,難以再使用風格來劃分界定,理論家對出現在世紀之交的繪畫曾給出“新繪畫”的名稱,這樣的概念也凸顯著新世紀藝術的變化,已難以用簡單的風格學詞匯來界定。“新藝術史”的研究方法反而利于新世紀多元藝術總結、書寫,也能夠讓我們在藝術本體之外能有更多的研究方法與視角來審視這段藝術發展歷程。

  “新藝術史”展覽的幾個提示

  2018年是中國當代藝術發展四十年的時間節點,借著改革開放四十周年的春風,在這一年我們可以看到諸多總結性的展覽出現。但在這一線性發展的總結中,往往會忽略其中的變化。“新藝術史”展覽的第一個提示是,當代藝術40年的發展可以以2001年為分水嶺,對其前后的不同做出明確的界定,2001年是中國加入WTO的時間,2001年前的中國當代藝術是基礎階段,2001年后的中國當代藝術則處于劇烈變化階段,同時2001年前的基礎階段是2001年后變化階段的背景,而不是以1978年前的時期為背景。“新藝術史”展覽的第二個提示是,不論名稱如何,“新藝術史”展覽僅僅屬于王端廷所提的“當代人”的藝術批評,只不過是帶有明顯的展覽策展人的價值判斷;從展覽史的角度來看,該展覽屬于以年代學為基本線索的總結性展覽。正如“新藝術史”研究方法所述,在中國當代藝術的發展中,我們不僅需要基礎的研究,還需要多樣的研究方法,這是“新藝術史”展覽的第三個提示。

  (作者系“新藝術史:中國當代藝術2000—2018”策展人之一)


  】【關閉
 

網友評論 共有 0 個關于本文章的評論信息
內 容:


体育彩票排列3